弥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弥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利格】暗中座爱【五】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这一章为什么这么甜???

上一章没看到的小伙伴们  点击右边    →     第四章

 

正文

 

第二天从自己家的床上睁开眼睛的格罗苏拉怀疑自己经历了一场战争。要是说是“战争”其实也未尝不可,这是一场利利乌姆和格罗苏拉两个人的战争,它关乎感情,却不是完全由感情组成。

 

然后格罗苏拉翻了个身,发觉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空出一半的床铺冰凉凉的。

 

格罗苏拉心中一顿,想起自己以前去利利乌姆家的时候也是从来不过夜的,然而当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格罗苏拉却不自禁的感觉到有些复杂的心绪。昨天晚上,两个人虽然没有相拥而睡这么可怕,自己也没有提出【留下】这个建议,但是在迷迷糊糊之中感到利利乌姆躺在自己的身边的时候,格罗苏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甚至是有一些莫名的开心的。

 

格罗苏拉从床上坐起来,盯着窗帘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听见闹钟的声音。他看到一缕阳光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中照射进来,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连忙从床上起身,忍受着腰上的疼痛。也许自己真的应该运动了,格罗苏拉想,然后想要打开药箱吃一片止疼药。

 

“药最好在吃完早饭以后吃哦。”格罗苏拉下了一跳,手中的水杯一抖,凉水弄湿了他的手。

 

“你。。。”格罗苏拉看着利利乌姆走进房间,悄无声息的从他的手中拿走冰凉的茶杯。

 

“格罗苏拉长官的冰箱里的东西真是少到匮乏啊。”利利乌姆说,“我看我们只能吃一些简单的东西了。”格罗苏拉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这才闻到了咖啡的味道隐隐约约的窜进鼻子中。他突然觉得有些饥饿了。

 

格罗苏拉跟着利利乌姆走出了房间,已经忘记了要看时间这件事情。

 

他和利利乌姆沉默的吃了烤面包,咖啡和煮鸡蛋。格罗苏拉看出来利利乌姆明显也是一个不会做饭的人,因为他敏锐地发觉利利乌姆的小指似乎被烤箱烫了一下,而且,咖啡里面没有加糖。他肯定在冰箱里找到了牛奶,却没有找到糖罐子。格罗苏拉想,但是他起了坏心,假装不知道这杯咖啡似乎过于苦涩了的事实,而是面无表情的全部吃完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格罗苏拉觉得利利乌姆的微笑里带着一丝小小的尴尬。

 

格罗苏拉甚至觉得腰都不是那么疼了。

 

格罗苏拉的好心情持续到他看到了时间的那一刻。

 

“今天五长官都没有什么事嘛。”利利乌姆非常不负责的说,然后就看到格罗苏拉冷着脸把他的外套扔过来,“十分钟之内我要出门。”他似乎非常难得的生气了,甚至语气听上去都不是那么的平淡了,他轻描淡显的扫了利利乌姆一眼,转身走了。

 

利利乌姆在那瞬间想要吹一声口哨,但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这个时候惹格罗苏拉明显是不理智的。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小小的笑了一声。

 

等到格罗苏拉洗漱好了以后,他的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他板着脸在家里走了一圈,这才确认了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格罗苏拉走到厨房,想去接些水喝药,突然一片白遮挡住了他的视线。格罗苏拉停下脚步,这才意识到那是昨天利利乌姆送来的花。昨天他们两个很快的就上了床,格罗苏拉虽然想着要给它找一个花瓶,却还没来得及实施于行动。

 

然而现在这捧花已经装在了利利乌姆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一个花瓶里,开的艳丽极了。大片大片的白衬托着整个厨房都似乎亮堂起来了。厨房的窗开着,昨夜的暴风雨已经停了,青草的香涩的气息随风从窗外吹进来,让格罗苏拉想起了办公室外盛开的樱花。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黄百合上,那估计是从利利乌姆家的花园里剪下来的花。养的非常的漂亮,散发出来的香味让他想起某个做个烤面包都会烫着手的人。格罗苏拉笑了一下,往卧室去了。。。。。。

 

“真难得啊”派因说,“格罗苏拉长官似乎今天还没来。”他低头看着悠闲的喝香草茶的利利乌姆,问道:“说起来你这人今天早上干嘛去了?”

 

“我早上突然想做早饭。”利利乌姆说,他盯着书架上整整齐齐的书发呆,“但是我家的厨师似乎不太乐意。然后我就放弃了。没必要抢别人工作不是嘛。耽误了很长时间啊。”利利乌姆叹了一口气,“派因长官,你会做饭吗?”

 

“你是快要嫁人的媳妇吗?”派因笑了,“从来没见过你对做饭有兴趣啊。”

 

“转移话题也没必要这样编排我吧。”利利乌姆把椅子转过去,“你也不会做饭罢了,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派因耸了耸肩,“我走了,你随意。”

 

利利乌姆听到门关了,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从书架上拿了一本菜谱。一杯香草茶喝完了,;利利乌姆突然动作一顿,然后像是做梦一样,看了看手中的书的封面,“我大概也是疯了。”利利乌姆想,然后嫌弃的把手中的菜谱扔到桌子底下,似乎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它了。

 

利利乌姆看了一会文件,觉得小指上越发疼起来了。他瞧了一眼,竟然有一个泡。利利乌姆深沉的回忆了一下,貌似只可能是早上不小心被烫到了。那个时候利利乌姆瞧着不过是有些发白,现在却已经起了泡。于是越发没心思工作了,他把笔盖上又打开,最终决定看看楼下医务室里有没有药膏什么的玩意儿。

 

利利乌姆下了楼,明明是要往医务室走的,却莫名其妙的走进了格罗苏拉的办公室。

 

直到走进去了,利利乌姆才想起来自己压根没有借口来找他。

 

格罗苏拉抬起头,两个互相瞧了一眼。利利乌姆哑口无言,隐隐觉得有些尴尬,只好硬是微笑,装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企图让格罗苏拉被逼着先开口。

 

但是格罗苏拉定力很高,看了利利乌姆一眼就低下头来办公。利利乌姆突然想起来早上格罗苏拉冷淡的一眼,那一眼让人联想起昨晚两人在床/上时,格罗苏拉眼角泛起的红。

 

利利乌姆觉得有些渴,他咳嗽一声,问:“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

 

“早上我擅自动了你家的花瓶。真抱歉。”然而语气中却没有道歉的意思。

 

“没事。”

 

于是气氛再次尴尬了。

 

“格罗苏拉长官这么忙碌,我就不打扰了。”利利乌姆说,心里想着回到办公室以后,要把那本菜谱扔到火炉里。

 

“你等一下。”格罗苏拉却突然叫住了利利乌姆。“请过来一下。”

 

利利乌姆走了过去。看上去并不情愿的样子。

 

格罗苏拉拉开抽屉,从一个小包里抽出一根针来。在利利乌姆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用酒精擦了针,抓住利利乌姆的小拇指,干脆利落的把那个泡一鼓作气的挑了。

 

并不是很疼,利利乌姆一动不动,他的嘴抿的紧紧地,看上去几乎有点生气的模样来了。他深色的眼睛瞪着,看着那有着白色长发的男人从那神奇的抽屉里连续拿出了一个创口贴和红药水来,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看着自己深色的皮肤和格罗苏拉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把嘴角抿的更平了。他没有收回自己的手,也没有问格罗苏拉为什么这么做。他只是低着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小指上,邻着戒指的皮肤被包扎上了一个创口贴。

 

格罗苏拉也不说话,把针消毒,放回了小包里。

 

“你今天要不要来我这里?”利利乌姆说。

 

“不要。”格罗苏拉回答,“彭”的一声关上了抽屉。

 

利利乌姆不像是被拒绝了一样露出了一个笑容。“晚上见。”

 

格罗苏拉没有回答,但是也没有再出声拒绝了。

 

 

——TBC

 

 

                              弥丞封写于2017.04.08

 

 

 

后记

 

上一章我不是说有很多细节嘛,有可爱的小伙伴在上章的评论中和我讨论过了,大家可以看一看,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细♂节。嘿嘿嘿。然后就知道上章我们老格真的是。。。啧啧啧。。。

 

以及这章我没开车,难得难得,这章只是甜甜的,甜甜的,甜甜的。

 

希望小伙伴们多给我一些评论一些爱。

 

 


评论 ( 9 )
热度 ( 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