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弥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记一只鸡的自由恋爱】

题目【记一只鸡的自由恋爱】
【大概是甜的】【搞基(鸡)文】【鸡年贺岁】
作者  微博 by 扑哧嗤嗤—弥丞封

正文

我是一只鸡。

公的,早上会打鸣的那种。

一般人我可不会告诉他,但我大概确实是一只不同寻常的鸡吧。我本来是被人印刷在日历的封面上的,你大概知道,就是昂首挺胸,可以充分展现我的雄姿的那种站姿。我本来应该满足的——毕竟我全身都是纸墨味儿,然后安安分分的待上一年,最后被扔进垃圾桶,可是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

我希望能有一个,能和我共处一个画框的伴侣。

其实就是我想要交个配,顺便把我的下半身的性福交给他。

而且我大概已经找到那个对象了。

当我被束缚在透明的塑料袋里,挣扎着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看见在主人的小区里,正好还是这个楼的底下的那棵树——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和品种。但是我看到树前的那个人影,那是已经成精的树精。他有些半透明,但是身材高大,肌肉也很漂亮,毕竟他只在腰部围了树叶,我觉得他的尺寸也是非常可以的。况且他虽然本体绿油油的,但是头发可一点都不绿。最重要的这是我从出厂以来第一次见到同类,可以变成人样的那种。

当春风刮过的时候,我听到他的树上的叶子哗哗的响,闻到了淡淡的植物的香味。我是个在纸上的鸡,对于可以做成纸的东西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我这个小基佬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他妈赶紧给他甩眼神,看我啊大基佬!可惜我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毕竟就算是我,要是看到谁被塞在塑料袋里,脸还因为兴奋和缺氧而变得红红的,眼睛中闪着奇异的光芒。这种可怕的场景也许会让我一辈子都不会想看对方第二眼。

不过他还是很给我面子的点点头。

我冲着他喊:“和我交。配吧!”现在再想想,我觉得特别羞涩,我怎么那么不知廉耻,对着和我不同种族的就这么告白了。

但是他大概也是第一次被人表白,竟然也不知道拒绝,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我被人提上了楼。

我虽然是个鸡吧,但是却可以短时间的像他那样的化出人的样子来,不能走远,最多十几米。

当主人家都睡着了,我从日历上下来,因为长时间的不正当的姿势,腰都要断了,但是我有点想看看我的男神,我就从阳台往下看,我不能走的再远了。

我看着男神,男神看着我。他绿油油的,我红兮兮的。但是在月光下,我们两个人半透明的样子都很好看。

“你会开花吗?”我问他。

大树男神并没有听见,但是他看着我的嘴型,猜出了我的话。他摇摇头。他是一棵不会开花的树。

“哦。”我有点失望。我出生的工厂外面,有一棵很香的桂花树,开出的黄色的小花非常漂亮,很香。

我看着男神,他还是没有回答我早上的问题。我有点失望,也怕他忘记了,但也不好意思再问他一遍。

我突然想起来,我是一只日历上的鸡。一年以后,归宿是垃圾桶。很臭的那种。毕竟2017年的日历没有人2018年还会挂在墙上。

但是我的大树男神却和泥土相连,他的生命可以持续很长很长。他会一直很绿,然后却长越大,然后终究有一天,他身边的树也会成为一个漂亮的小姐姐,然后他们会长久的在一起。

所以我突然有点想哭。

但是我不能哭。我是纸做的鸡,哭了我就花了。

所以我只好忍着眼泪,望着大树男神茫然的眼神,跑进屋里,假装自己是一只不能从日历上走下来的鸡。

我很难过。可是第二天我看到女主人折了一段树枝上来,上面开着白色的,小小的花。就像是初恋一样的纯洁美好。

“好奇怪啊,”她说,“那种树不是不会开花的吗?但是很好看,我就折了一支上来。”

我突然脑中一闪,看着女主人走到了卧室,应该没有人会看见日历上的鸡突然不见了。

于是我跑上了阳台,看见楼下的那棵树,我的男神开花了。被折了大概是疼的,但是他看到我的时候依旧轻轻的笑了一下。

如果纸做的鸡也有心的话,我被感动了。

晚上我问他为什么突然开花了,他就说,“因为红配绿。”

他绿油油的,我红兮兮的。

我们每晚都进行深入心灵的交流。他不爱说话,可是我喜欢,这就没有问题了。

然而我渐渐的有了生命危险。

女主人家里来了很多亲戚来吃年夜饭,其中有一个熊孩子,流鼻涕的那种。他看上去小小的,胖胖的,笨笨的,但是动起手来可不傻。

他一口气掰断了男神的树枝。我他妈恨不得把他脑袋揪下来,可是他还不满足,要来抓我的脸。

他妈妈赶紧把我抱走,因为女主人已经拿着菜刀假笑着问他们吃不吃橙子。

可是他还是动手了。

他趁着别人在热血沸腾的打麻将,伸手就撕,他瞄准了我,我被他捏在手里,很疼。

然后我被撕成了碎片。

我从来没有那么疼过,我想我是纸做的都这么疼,男神被掰下树枝一定更疼。

但是我不想死。

熊孩子笑了起来,然后他突然尖叫了,“妈妈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妈妈扔下牌赶过来,熊孩子扑进他妈妈的怀里,“妈妈,纸上的鸡变成真的鸡啦!!”

全家人都赶了过来,一起瞪着我。他们从来没有抓过真的鸡吧,个个忐忑不安的样子。我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已经是要垂死了。我不甘心,我冲到阳台上,高高的看着我的男神。他很惊慌,但是他也动不了,他也刚刚会化形。刚刚会化形,就被我这个老司机骚扰,不小心就有点喜欢我了。可惜我命不久矣。

我站在阳台边上,咕咕咕咕的叫,没有一个人敢靠近我。我现在大概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鸡吧。

我算准了距离,就算是死也不想一辈子都没有触碰过大树男神。

他看着我,脸上渐渐的没有了惊慌,他张开了怀抱。他虽然半透明,但是怀抱看上去非常结实的样子。

我展开并不好看的翅膀,知道一般从六楼跳下去的,不论是什么玩意儿,都没什么好下场,但是我突然不难过了。虽然不能和男神在同一个画框里面,但是我还是很开心。我想就算男神现在身上的肌肉线条都不明显了,也不会开小花花了,我还是会很喜欢他。

然后就在整个小区,那些从窗户里探出的头的人们的注视下,我勇敢的扑腾着我的小小的翅膀,咕咕咕咕的叫着,扑在了大树男神的那些浓密的树枝里。

“抓鸡啦!”女主人的妈妈脸蛋叫到,然后她抓起撑衣服用的长杆就往楼下冲。

整个小区都充满了愉快的气息。

我想逃,但是太痛了走不动。但是女主人的妈妈来势汹汹,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只鸡,但是却知道鸡可以吃。

我质疑着自己的可食用性,一边躲避着老太太的杆子,男神也很着急,他用浓密的树枝抽老太太的脸。

那些从窗户里伸出的头的脸上都带着笑,他们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我快要落败了,所以我突然扑在树上,感受着男神眼神中的心疼,终于我哭了。

我一哭,就变回了纸,还是碎片的样子。男神赶紧用树枝把我的身体们围起来,怕被风吹了。

老太太傻了,鸡凭空没了。

从窗口探出头的人们也傻了。

小区里的空气突然寂静。

可是男神却哭的很厉害,虽然没有人看见。

他把我放进他的小小的树洞里,我最后看了看他绿油油的身体,又看了看我红兮兮的样子,然后眼前就黑了。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是2017年,鸡年了。作为一只鸡,即使是纸做的,我竟然也受到了神的庇护。

我的男神看上去更成熟了一点。

我的碎片一直在他的树洞里。

他依旧绿油油的。然后他把他的白色小花给我看。

我笑了,“男神,搞不搞基【鸡】啊?”

                                                  ——END

                 弥丞封写于2017年2月5日

评论 ( 4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