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弥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寻找爱让他熠熠生辉 【下】

作者  lofter@弥丞封      微博@扑哧嗤嗤—弥丞封
【教授维克托x学生勇利  】
【关于艺术,爱,灵感,生活及特殊的开车方式】

【上】的链接   点击我      【中】的链接    点击我

【中被lof屏蔽了,所以中的链接是走微博的。。】


正文

勇利打开了他的衣柜,衣柜的最里面,有一件纯黑色的和服。

勇利并不如同维克托一般生于富裕的家庭,但并不会为了生计而担心。那件和服是他的父母为了庆贺勇利成年的时候添置的,勇利抚过和服表面,感受着花纹凸起,那确实是一件非常漂亮的和服。男子的腰带虽然不如女子般,显得细,也容易穿戴。但是一条做工精致的,用了上好丝料的腰带依旧价格不菲。勇利在此之前从未穿过,但是当他心里想着向维克托展现他的艺术的时候,他再也想不到比这一件和服更加合适的衣服了。

勇利仔细的洗过了身体,然后取出了那件和服。这件衣服第一次被那般认真的使用,然而它就像是一直伴随着勇利成长一般,异常的合身。勇利给自己系好了腰带,样式宽大的和服并没有掩盖住勇利这些年保持良好的身材。

他在镜子中打量着自己,然后凑近了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脸色。勇利轻轻拍打了几下脸,好让它看上去不是那么苍白。然后他从桌上拿起那个小小的黑盖圆盒,那是维克托送给他的唇膏。他抹在自己的唇上,希望这让自己的唇看上去更柔软一点——并且有一点山茶花的香味。勇利承认他现在有一点紧张,又有一点强迫症爆发的感觉。他近乎严苛的挑剔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块皮肤,似乎人生中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一般。勇利又把目光落在那几张稿纸上,那么久时间的创作,最后汇成了这几张薄薄的纸张。那是勇利当了维克托的学生以后,第一次没有把成果给维克托看。

不管怎样,勇利告诉自己,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当勇利去找维克托的时候,他并不意外的发现对方也换上了非常好看的西装。虽然维克托一直显得非常的有魅力,但是今天的他,明显令勇利本来就跳的很快的心脏收缩的更快了。

“勇利。。。。”维克托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他银色的头发自然而柔软的垂了下来,掩住了一只蔚蓝色的眼睛。

维克托觉得自己的目光完全没有办法从勇利的身上挪开。是的,那是非常美丽的和服。但是,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的,让人恨不得可以长久的一直就这样凝视着的,是勇利。那双维克托一直很喜欢的,闪着纯洁的微光,充满着感情的眼睛,此时因为一种情绪的爆发而变得更加的动人。

那是充满了爱情的眼睛。

人类这种生物,只有在寻找爱情的时候,才会显得这样熠熠生辉。

花开的时候,正是怦然心动的声音。

勇利站在庭院的小径上,抬头凝视格外明亮的月亮,他身边的樱花树在今天开放了。微凉的冷风吹起掉落的粉色花瓣,让那柔和的颜色点缀了衣着纯黑的勇利。当勇利抬起手,接住了一片花瓣的时候,那不同于欧洲人肤色的白皙手臂和黑色产生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勇利凝视着维克托,开始演绎他的剧本,他的爱情。

今天,勇利不再只是一个讲故事写成漂亮的文字的人,因为那份感情,他足以在今天成为一个演出者,倾诉那份将在今天截止的爱情。

这注定是维克托一辈子绝对不会忘怀的夜晚。当勇利走到维克托的面前,念出几个世纪以前——那还是在幕府统治的晚期,当两位主角分别前,日本的男孩面对不得不回归故土的俄罗斯男人的最后一句台词,“你知道吗?今天日本的樱花,全部盛开了。”

勇利似乎已经融合于角色的绝望却依旧如火一般灼热的情感之中,维克托看见勇利的那双眼睛中已经有了即将涌出的泪水。

维克托凑近了勇利,他的眼中闪现出了坚决的神色,尽管他此刻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我不会走了。”

勇利哽咽了一下,他本来想好绝对不会哭泣的,但是他没有忍住。“我给你带来的灵感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会枯竭的。”

维克托温柔的拉住勇利的手,然后和他十指相扣。

“勇利,你知道吗?第二年的樱花,开的依旧令我美得窒息。”

勇利诧异的抬起了头。

“勇利不是樱花,比起樱花,我觉得勇利像樱花树一样。震撼我,一次又一次。但是又是那种,可以长久的陪伴在身边的温暖。每一年的开花,长叶子,生根。。。那都是我和你,我们两个人的love和life。”

勇利呆呆的看着维克托,他的眼睫毛颤抖着,甚至还带着泪珠。

“勇利,你愿意嫁给我吗?”维克托的手依旧牵着勇利的手,然后维克托拉开了自己的衬衫的扣子。

在维克托那漂亮而带有几分性感的锁骨上,用银项链穿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金色的戒指。

维克托解下了项链,拿起了其中一个戒指,他坐着,勇利站着,导致维克托难得的抬着头看着另外一个人。也许维克托人生的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忍不住再一次的询问勇利。

勇利渐渐的回过神来。

他从维克托的手中拿起了那个戒指,似乎在打量着。

答应,或者不答应。

心脏在快速的跳动。

夜晚,风中樱花的淡淡的香味越发的明显。风铃被晚风吹响了,叮铃的,好听的在寂静的庭院中响了。

勇利反握住维克托的手,然后缓慢的,但是却十分坚定的,戴上了维克托的手指。

然后他抬起头,脸颊上已经染上了微微的红,“我这辈子,就托付给你了。”

即使勇利的脸背着光,但是维克托依旧可以看到那张给他带来从所未有的触动的脸上带着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看腻的微笑,当终有一天,爱情的激情褪去,所有恋爱时独有的光芒都褪色,维克托和勇利依旧可以从彼此的身上,感受到灵魂相通的触动,依旧可以感受到“情。”比爱情更稳定,比亲情更亲密,比友情更深厚,那是一种独有的,爱。复杂,但是纯粹。

“交给我吧。”


维克托将另外一枚戒指给勇利带上,所有的一切负面的,消极的东西似乎都在他们最终明白了一切的一切,都在他们情不自禁吻住彼此的剪影中,消失殆尽。

维克托的生活在没有遇到勇利之前,虽然很丰富,但是都泛着银色的冷。他出生富裕之家,但是在庞大的家族里没有感受到亲情。在他成长的时候,维克托在艺术的海洋里发现了他的天地,但是在感情上,在人际交往上,却总是遗憾的少有知心的人。但是勇利却温柔的,在维克托甚至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已经不知不觉的占领了他所有的生活,所有的爱。

勇利在亲吻中哭泣,他在维克托紧紧的拥抱中放松了下来。当他望进了维克托的眼睛,他终于知道,那份他以为会无疾而终的感情的小舟,终于找到了它自己的港口。

勇利在充满了维克托温暖的怀抱里,听到了来自于那个银发俄罗斯人的告白。

“勇利,我爱你。”

 樱花凋落了,却还依旧会盛开。

                                                                                             ——  END
                                         

                                             弥丞封写于20161221


完结了。
心情复杂。
竟无语凝噎。

评论 ( 8 )
热度 ( 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