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寻找爱让他熠熠生辉 【上】

作者 l  ofter@弥丞封   微博@扑哧嗤嗤—弥丞封
【教授维克托x学生勇利 】
【关于艺术,爱,灵感,生活及
特殊的开车方式

正文

【“我最亲爱的,你要知道,人类并非感知不到痛苦,而正是因为刺痛他的,是那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有些人选择视而不见的,痛苦的折磨着自己。
而有些人宁愿生生拔出那根刺,义无反顾的在最美的一刻,像一夜樱花般灿烂的凋零。

我选择后者,因为对于我而言,那是最美的生命的哲学。”】

维克托盯着那页纸头的最后几句话看,似乎要把纸头看穿,直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妙的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表情来。

“虽然这个题材也不错,但是勇利为什么不试试另一个题材呢?”维克托教授陷在他办公室柔软的沙发坐垫里,两条修长的腿交错着搁在沙发的扶手上。他把勇利熬夜写成的剧本合拢,漂亮的蓝色的眼睛温和的看着勇利。

维克托教授从来不会直接的说过否认的话。

就算是认为这个剧本已经“死了”,他也不会直接的说出口。所以很多的学生提到维克托的时候,下意识的会在脑海里蹦出类似于“温和”,“体贴”,“帅气”,“有才华”这类的词语。

但是维克托教授实际上是一个很冷漠的人。

这样的想法不是第一天出现在勇利的脑海中了。很多的人会被他客套性的微笑所欺骗,但是勇利最擅长的,就是对情感的把握,他那纤细的,敏感的心灵能够探寻到每一丝微弱的情绪。所以当他成为了维克托教授的学生以后,当他真正的接近了那个神以后,他心底里的那份浅浅的痛就显得越发明显起来了。

维克托并不在乎自己。

他在乎的,是能够给予他自己本人灵感的勇利,而不是勇利本身。

勇利努力的微笑了,“那我再去修改一下。”

勇利的眼神落在了维克托的桌子上,在一本巨大的书下,压着这一届新生的作品。

在他刚刚进门的时候,正好听见维克托的评论,“新鲜!很有异国风味啊!”于是勇利停住了脚步,看着维克托在沙发上的背影。那个背影,那是他仰望了多少年的背影。从这边的角落看过去,那个人依旧在灯光中,闪闪发光。

维克托又翻过另一个人的作品——勇利怀疑是那个叫尤里的人的。他并不是嫉妒,他也为了尤里而感到高兴,他只是感到惊慌,和一种无能为力的痛楚。

勇利想,自己是不是差不多已经不能让维克托感到惊讶和欣喜了呢?就又在这个时候,他又看见维克托沉默的看着那部作品,良久才叹道:“真不错啊。”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把勇利的思绪拉回现在。勇利压下眼角淡淡的湿意,微笑着看向维克托。

“勇利只要把内心的想法全都表现出来就好了,不用拘泥于一定把我给出的九个关键词全部用上。就算在一两个关键词未使用上被我扣了分,只要你在感情把握方面拿到满分不就好了吗?”维克托引导着勇利,“勇利是我最好的学生,你肯定做的到。”

他玩弄着剧本的纸张,看到了勇利的表情,又笑了,“勇利,过来。”

维克托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这让他的声线听上去诱人而色情,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勇利被诱惑了,他走上前去,跪在沙发边。

然后他感到了维克托温暖的手掌温柔却坚决的按在了他的后腰上,另一只手搂住勇利的后脑勺,把勇利整个人都圈在他自己的怀里。维克托的气息包裹住了勇利整个人,那种被拥抱的热度和手臂紧紧环绕带来的束缚感让勇利感到一种从心灵上传来的愉悦和沉迷。

勇利感到维克托的嘴唇摩挲着自己的额头。“勇利是我最棒的学生。”维克托这样低低的呢喃着,似乎要把这句话刻在勇利的脑海中。

不知道为什么,从什么时候起,维克托和勇利常常会有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两人从来不会做情侣会做的更加亲密的事情,但是却会这样长久的拥抱,轻声的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讲话。维克托不会对别的学生做这种事情,他甚至不会拥抱别的学生,即使他们写的东西有多么好。

每当那些学生骄傲的时候,维克托会笑的很开心,嘴巴里面说的话又毒舌的不行。“想出一个故事又有什么好激动的,别的人想不出故事吗?”

然而维克托现在又也确实面对着瓶颈,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作品他的作品就应该是最好的,令人惊喜的。这样的要求,宛如一个枷锁,深深的扼制了他,让他的几乎无法呼吸。

但是勇利不一样,勇利的身上有的,是维克托二十多年来未曾拥有过的life和love。

在真实的生活中感知各种各样的人生和人类复杂多变的情绪,这个是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每周至少出门三次的任务。那会帮助他们创作,艺术一直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而灵感也是一种众人都祈求的,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好的神物。

勇利闭着眼睛。他的手上拄着一根拐杖。

我是一个瞎子,一个瞎子。勇利这么告诉自己。为了写好瞎子这个角色,他需要这么感受一次。他的精神异常的集中,柔软的挡在眼前的头发被他全部撸到了脑后,露出了好看的额头。维克托就在勇利的不远处默默的观察他,以便需要的时候可以帮助他,这让勇利微微感到有些安心。

 

周围是一片黑暗,嘈杂的人类发出的声响冲进了勇利的耳朵里。这让他又有一些惊慌,他告诉自己不能够睁开眼睛,可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甚至没有办法感知到维克托的存在。

一切都是黑暗的,他走的有些跌跌撞撞。勇利在那一刻忽然感受到了,那是一种浮萍的感觉,孤单的感觉在勇利的心头萦绕。维克托教授现在虽然这样的看中他,几乎就像是对勇利进行一对一的教学。但是,这样的美好的时光又能够持续多久呢?

勇利深知艺术对于维克托的意义。勇利也深知艺术对于自己的意义。

勇利感觉到他内心的那棵樱花树正在慢慢的开出花骨朵,那是一种甜蜜又痛苦的折磨。

他突然毫无防备的撞上一个人,他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对不起。”但是又想起现在自己正在进行作业的任务,强行打起精神,想要感知那个人的反应。

但是对方什么话都没有说。勇利正在犹豫着自己的反应应该如何才符合正常的时候,忽然吹来了一阵风。

对方长长的围巾飘了起来。一种轻微的,极淡极淡的昂贵的男士香水的气息让勇利感觉到了。那个香味已经到了尾香,正是含蓄的清冷而温暖的感觉。

在他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忍不住脱口而出,“维克托?”

维克托从来不会在勇利一个人的任务中出现在勇利的面前。这甚至就如同一种尊重。就像是这里是勇利的舞台——而当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在一起出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默契和无声的配合让人歆羡。

勇利依旧紧紧的闭着眼睛,但是很神奇的是,原本嘈杂的四周似乎一下子变得真空。他只能感觉到维克托微凉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到了自己的眼角。

“为什么,哭了?”维克托的声音中有一种奇妙的疑惑,又有一种带着微笑的感慨,甚至在那份淡淡的笑意中又有浓浓的悲伤,就像他读懂了勇利的挣扎的痛一般。

维克托并不是冷漠。勇利想,他只是天生来就有一种纯粹。

然后他忽然感到唇上也是一片柔软的凉。

勇利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尽管他纤长的眼睫毛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就像是黑色的蝴蝶被惊动了而害怕的颤动了一下翅膀。

“勇利。”维克托叫了勇利的名字,他现在的语调里包含了一种似乎要失去的痛苦,无论他知不知道他到底会失去什么,但是他强大的天赋让他能够感知。“勇利。”他再次的亲吻了勇利,这一次维克托的动作显得有些急切,他的舌急切的撬开了勇利的牙关,就像是想要留下什么标记一样,深深地,深深地纠缠住勇利的舌。这个人,就像是还没有成年的毛头小子一样,带着一种他自己都奇怪的青涩的激动,把紧紧闭着眼睛的勇利吻的红了脸。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在急切的喘息。

然后在维克托深深地拥抱里,勇利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片最美好的黑色倒映出维克托眼睛的蔚蓝来。两种颜色就像是紧紧的融合在了一起,永远不会分开一样的美妙。

就在那一刻,维克托突然想起了早上看到的,勇利的剧本。

【“我最亲爱的,你要知道,人类并非感知不到痛苦,而正是因为刺痛他的,是那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有些人选择视而不见的,痛苦的折磨着自己。
而有些人宁愿生生拔出那根刺,义无反顾的在最美的一刻,像一夜樱花般灿烂的凋零。

我选择后者,因为对于我而言,那是最美的生命的哲学。”】

                                                                                           ——TBC
                      
                                    弥丞封写于20161215


十一话看得我心痛的宛如一个智障,在反复的思索剧情中痛苦的挣扎。虽然这是个有点小虐的上篇,但是绝对he,还会有点甜,有点污。哼!不过,这也是我坚信的。怎么说,他值得最美好的结局。顺便,这个镜头看的我心头痛。



评论 ( 7 )
热度 ( 10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