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金路金无差】生日

【金角 谢金山 road 允韩吉】


正文

“金角,出去吗?”

 

“不去。”谢金山手一摆,“太热了。”

 

“想喝!焦糖玛奇朵。酸奶!”允韩吉穿着大裤衩,把脚伸过去去勾谢金山的腿,“走喽走喽,请你喝啊。”

 

“看你的美女吧。”谢金山理都不理,随手就开了一局韩服rank排队。也许是审美不同,谢金山并不觉得那种胸超大的腰细的不行的姑娘好看,他瞧了瞧允韩吉的ins页面,“啧啧”了两声。

 

允韩吉瘫倒在椅子上,盯着谢金山看,“你为什么不和我双排啊,最近。”

 

“和你双排?”谢金山笑,“我工资不要啦?”

 

“金角不要我了。”允韩吉说,这都是普通不过的对话,但是最近他总觉得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金角真的不要他了一样,又好像真的发生了什么一样。

 

“我菜。”允韩吉说,“我知道,我垃圾,废物。你不想和废物双排。”

 

“你在说什么B话呢!”谢金山这才把头转过来,认认真真的看着允韩吉,“你最近不要老和我说这种话。”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紧张,允韩吉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

 

允韩吉的合同快到期了。再过几天要和老板谈续签的事情。

 

而允韩吉已经二十三岁,他是1995年出生的。他苦涩的笑了一下,伸手去揉谢金山的头,“兄弟,我还能打。”

 

于是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李在烨欢欢乐乐的跑进来,“呦,哥,你在看什么呀。”小孩子凑过来,谢金山却取消了排队,站起来去拉允韩吉,“走咯,去买东西。”

 

“买东西?”李在烨重复了一遍,“我也要去。”

 

“一会儿教练来了帮我们说一声咯,请你喝东西。”谢金山刷着手机漫不尽心的说。

 

李在烨立马就被说服了,“OKEY 全糖焦糖玛奇朵谢谢哥。”

 

五月的阳光已经带着一点刺人的炎热了。“我昨天称体重,”允韩吉说,“胖了。你胖了吗?”

 

“胖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之中总是充满了莫名其妙的韩国口音,谢金山曾经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被他们带的已经不灵了,打rank的时候也常常西八西八的乱叫,只有古风美男坚持自己的国骂作风,几乎不说西八二字。

 

“去健身房?AJ最近每天都去。”

 

“不去。”谢金山说,“不锻炼我吃一碗饭,锻炼我吃两碗。锻炼是不会锻炼的,真不能锻炼。”

 

允韩吉健身房的邀请已经不知道被拒绝几次了,他渐渐地感到了一丝烦躁。允韩吉本来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训练室里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尖叫冲破了训练室的屋顶。不说他自己的直播,AJ直播bgm就是大家吵吵闹闹的声音,其中允韩吉的声音总是那么突出。

 

允韩吉拥有钢铁直男身上的每一个性质,他喜欢大胸的美女,因为不喜欢gaygay的粉红色,所以把粉色的电竞椅换成以前的黑色,他粗心粗意,有的时候会显得有一些粗鲁,难过的时候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哭,只会偷偷地把泪水摁在枕头里。

 

允韩吉从没有谈过恋爱,他和别的选手一样早早的开始了职业生涯,繁忙而不寻常的生活规律让他没有机会谈恋爱,对于喜欢,显得那样的生疏。

 

他只会含含糊糊的把那种心动的感觉,归于一种高于友情的亲情。

 

“金角就像我的,差不多,差不多家人一样。”当时他的中文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的6,他没有上过什么中文课,完全是自己摸索着学会的,所以中文的黄段子他完全听不懂,中国人说话的那种意义不明的含蓄也让他不能理解,他只能说出那样直白的话来。

 

“金角是我最好的兄弟。很喜欢他。”玩笑话,又不像是玩笑话。

 

他看韩国的网站,最近也看得懂中文的网站了。“金角就很稳。”

 

“金角上限很低的,虽然他的下限也很还行。”

 

“太平庸了。”

 

“怎么他们选出什么样的英雄都被压线。”

 

“他就是怂。”

 

“队伍里的短板啊。”

 

“为什么他还不退役?”

 

“和他的暴毙辅助一起退役吧。”

 

可是允韩吉还是像刚刚认识谢金山一样,认为他一定会成为最棒的ADC。

 

早期很多隐秘的事情允韩吉不想去回忆,金角也许不是主动选择,但他还是成为了当时IM的时候,最合适队伍的一种ADC。

 

媒体在报道,比赛时候有的人在秀的飞起,有的人在秀的暴毙,adc的世界里有小狗有smlz有新人天才,金角有的时候会打着打着回过头来,问允韩吉,“我感觉我老了。”谢金山是98年的,但是他的白头发比允韩吉还要多。

 

镜头是会拉胖人的,大家在现实生活中都比在镜头前痩。谢金山把两条腿都缩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看允韩吉,允韩吉把手伸过去,谢金山就去拍他的手,两个人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拍着手,拍啊拍,永远都不会腻一样。

 

两个人站在那里等着店员做饮料,店员们对他们都熟悉不行,周围就是这么一群年轻的小伙子们,天天穿着个大裤衩拖鞋什么的跑来跑去,买东西还一买就是五杯十杯这样的,想不记住也难。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但是却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谢金山在想的是刷微博的时候,看见粉丝截取的允韩吉直播的片段。

 

那是他们输掉最后一场春季赛不久,那天已经两三点了,自己先去睡了,他还记得他问允韩吉去不去睡,对方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用还算欢快的声音和他说,“金角你先去睡吧,我打完这局再睡。”

 

谢金山去了,躺在床上睡不着,一看手机五点了,旁边的床上还是没有人。后来他知道允韩吉在五点的时候开了直播,一直开到早上九十点左右。

 

训练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早起上班的工作人员也还没来。直播间里的观众不多,都是一些夜猫子或者是早起的学生党。

 

允韩吉悄悄的和粉丝聊天,不怕被队员听到,也许是每个人深夜的时候都有一些特别的想法,他也非常罕见的说出了自己的一些心里话。

 

有些人带节奏,让他去看主播炸了赛事篇,允韩吉不知道是什么,还以为是赛场上秀的场景的合集,于是特意选了金角为封面的看了,看到小东北岩雀大招逛街,他吓得捂住了嘴巴,暂停了视频。

 

“这是什么?!”允韩吉总算是知道了那次为什么打的那么奇怪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没说!”他说。那个时候小东北什么都没说,但明显打的时候心态有点崩了。这个时候游戏开了,允韩吉就暂停了,可是下了播,他偷偷看完了,看到自己的爆炸果实打断了金角的大招的时候,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痛,闷闷地说不出话。

 

视频被做的很搞笑,但是对于每一个当时犯了失误的选手来说,都是一次致命打击。他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员工从他身后走过向他问好,他只能勉强屏住泪意,“早。”

 

允韩吉看着店员把一杯杯的饮料装进袋子里,他也在想,他想起了那天比赛是金角的生日。

 

他想赢,想要让金角开开心心的过生日,却并没有实现,比赛里,除了金角,别的位置都有点梦游的感觉。他去上厕所回来,听到金角问小东北,“你是紧张吗?”

 

“紧张。”小东北低着头,听上去快哭了,“对不起。”

 

“没事儿。以后还有机会。”谢金山用力的捏了捏小东北的肩膀安慰他。

 

两个人一时间没说话。

 

“打了很多场比赛以后就不会紧张了嘛?”小东北问。

 

“我现在也还会紧张。”谢金山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允韩吉从黑暗里走出来。谢金山冲他笑,“走咯去吃蛋糕。”

 

允韩吉看着谢金山闭着眼睛吹粉丝送的蛋糕上的蜡烛,在心里想,“想要和金角在一起,一直在一起,然后一起拿冠军。”

 

谢金山睁开眼睛,笑着把生日主角该带的帽子带在允韩吉的头上。

 

允韩吉搂住谢金山,像这些年都会做的一样,紧紧的依靠在一起。

 

我们会是最好的下路组。

 

 

——End


评论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