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AJx小东北】双排 这对虽然看上去有毒但真的很有爱!!

可能有人不知道,Aj(石伟豪)小东北(李昊炎)小打野(李在烨)road(允韩吉)金角(谢金山)

 正文

“听不懂啊!真听不懂!”允韩吉烦躁的哀嚎一声,转身去问谢金山,“你们都听得懂他讲话吗?”

 

李昊炎,中单替补,在第一次的训练赛里,就带领队友走向了失败。整场比赛非常的混乱,他单杀别人,也被别人单杀,常常在峡谷迷路被敌方围殴致死,允韩吉的指挥他没怎么听,他说的话口音又太重,紧急之中含糊的让人听的反应不过来,红色大大的失败两字搞得小东北的眼眶都几乎泛着红,他虽然不安,但并没有低头。

 

谢金山显得善解人意,他转头低声去和允韩吉讲话,允韩吉就把抱怨的声音压低了,但听不到有些时候还不如听得清清楚楚的明白,李昊炎手都出汗。

 

“哎,没事的。”石伟豪拖着椅子过来勾住李昊炎的肩膀,用力的掐了他几下,直把他掐的回过神来,“我一开始比赛团战的时候还不自觉的讲粤语,他们一句都听不懂,揍,揍。。”石伟豪明显不适合安慰人,最后揍来揍去,就只能摸了摸李昊炎毛躁的头发,“来来来,我们来双排。”

 

李昊炎十分感动,打算至少双排的时候稳稳的打,可是手一放在鼠标上就整个人开始莫名自信,中路浪的飞起,妖姬飞来飞去,飞来飞去,刚得不行,扛着塔打一换一也硬要干死别人。

 

“求求你别送了!”这句话憋在嘴里想说又不好意思说,lpl第一美男吴彦祖感觉很憋屈。

 

从那以后古风美男就不想和李昊炎双排了。头痛,石伟豪说。

 

可是那样的小东北一眨眼竟然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石伟豪想,大家都知道季后赛的时候小东北和小打野的组合有多显眼,可现在他正生气着,理都不理旁边的李昊炎。

 

一年以后的李昊炎讲话大家也都听得懂了,虽然还喜欢浪和秀,至少也稳了很多,可还是一个小新人,嫩的不行,又容易紧张,岩雀大招逛街被教练骂死了,放假回来以后和石伟豪双排,心态没调整过来,坑了石伟豪好几把。

 

“你滚,不要碰我。”石伟豪这话听上去挺重的,但李昊炎知道他只是心里有点烦,并没有真正生气的意思。

 

“你看回放嘛,你看嘛。”李昊炎有心想道歉,但就是嘴硬,就是拉不下脸来,只能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坐在石伟豪旁边,企图去碰石伟豪的鼠标去下回放。

 

“你别碰我鼠标,你走,去吃夜宵吧。”石伟豪是气李昊炎一心想去吃夜宵,压根没认真的好好打。

 

李昊炎像一只小胖狐狸一样,在石伟豪的椅子后面从左边绕到右边,又从右边挪到左边,“是我菜。”

 

“你不菜,你送,你刚刚那个刀妹,和盲僧一起疯狂送。”

 

“那个真的是打野的问题,他带着我送。”

 

“你走你走,我和你说,你这样别想上我车,再也不和你双排了我。再和你双排我是狗。”

 

气氛有点尴尬,旁边的李在烨都不能像平常一样欢乐的说出“你走你走你再走”的经典名句了。虽然这些话石伟豪都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是李昊炎就是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不安。他从前一直是替补,看到大家都在开开心心的打比赛,天知道他也多想上场。“上场,能的,还年轻,我们。”李在烨私下里和李昊炎说。

 

“我想上场。”李昊炎说,哥哥们努力准备比赛的时候,他和李在烨双排,对线的时候充满杀意,听到哥哥们赢了比赛心里很开心,可是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他掰着手指数自己的年纪,想起之前自己终于到了能上场的年纪时候的快乐感。

 

石伟豪始终不肯对自己露出什么好脸色,李昊炎用自己的电脑下了回放,李在烨和姜厦云都围着看,“这把就是你的问题啊。你看看这个。”李在烨手指着李昊炎明显的失误,于是李昊炎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听到了吧。”石伟豪远远地说。

 

李昊炎的肩膀于是沉了下去,不说话了。

 

“走喽走喽。”姜厦云说,“火锅,火锅。”

 

“请?”李在烨神采奕奕的问。

 

“请。走走走。”姜厦云拉着李昊炎的胳膊,“走咯一起去。”

 

李昊炎最后看了一眼石伟豪,和他们一块走了。

 

火锅店不远,走个十几分钟就能到,几个人都不怕走几步路,于是一路走过去。李在烨和姜厦云讲起韩语来,李昊炎听不懂几句,也没心情讲话,他想起自己采访的时候,说和AJ玩的最好的时候的兴奋感,就感到有点委屈。

 

“夏季赛有我AJ就没你。”这也是石伟豪说出的玩笑话。这句话其实也没什么,大家经常这样乱说的,但是李昊炎听石伟豪这么说就总隐隐的很难过。也许是因为石伟豪的身体真的已经很差了吧。

 

石伟豪是队伍里面按摩时间最长的一个,他的腰很差,上次比赛的时候住宾馆也只能睡地板,因为柔软的床让他的背疼的直不起腰。李昊炎和石伟豪住一个房间,看着他在地上铺床的时候却很想哭。虽然是个东北大爷们,但是他却是全队最容易哭的那一个。他的脸非常嫩,又软软的,所以大家都喜欢掐他的脸。石伟豪也喜欢掐他脸,掐完以后总是感叹,“真是小孩子。唉,老了老了,比不上你们这些零零后。”

 

石伟豪总被人黑,总有人喷他菜,但是李昊炎觉得他是自己心目中最好的上单,要是自己有一天能像rookie一样牛逼就好了,李昊炎想。但是他突然很害怕那个时候自己的上路就不是石伟豪了。

 

“不要紧不要紧。”李在烨的话把李昊炎的思路拉回了现实,“多吃点多吃点,AJ又没真的生气。”

 

李昊炎只好扯出一个并不算特别好看的微笑来。

 

又过了几天,大家都陆陆续续的休假回来了,训练赛也约起来了。

 

李昊炎又选了中单刀妹,然后比赛结束的时候0/8。老队友都习惯了失败以后的沉重感,大家都不当回事。

 

可是一结束李昊炎就哭了,哭得很惨,哭得鼻涕都出来了。“为什么我零杠八,额。”他哭得打嗝,他从来没有被打的这么惨过,“为什么我打不过他。”BLG没有心理辅导员,大家都是互相舔伤口,一般都是允韩吉或者谢金山这种老队员去安慰新人的,可是一时间他哭的太惨,大家也只能沉默的摇摇他的肩膀,捏捏他的肩膀,安慰他这不过是一场训练赛而已。

 

石伟豪看着李昊炎哭,想起之前自己的兰博,就是他妈的总是练不好,当时的兰博非ban必选,可是到了blg这里总是必须要ban,因为他就是练不好兰博,平时rank里还行,可是比赛里就是他妈的发挥的普普通通,那段时间是整个队伍异常黑暗的时期,因为比赛的时候无论他们在蓝色还是紫色,总是有两个ban位是要空出来的。当时的教练非常的不理解,“怎么可能练不好?”孙大勇教练说,“职业选手没有练不出来的英雄。”

 

石伟豪于是用粤语轻声骂了一句脏话,走过去假装嫌弃的给李昊炎递纸巾,“别哭啦,和我一起双排咯,实在不行我上单刀妹带你carry啊。”


李昊炎擦了鼻涕,从胸腔里沉沉的笑了一下。

 

五月十九号石伟豪开了直播,疯狂练习上单刀妹。“其实刀妹还是中单比较适合,”他小声说,“上单刀妹很难打。”但是下一局石伟豪还是选了刀妹。“教练,小东北他不训练还玩吃鸡!”石伟豪随手举报,吓得李昊炎在哪里哇哇大叫,于是便露出了笑容。

 

哎,李昊炎还是个小孩子呢。



END


后记

我知道有毒!但是真的很想写!AJ的直播看的我真的很想写!!!小东北太可爱了。


评论 ( 5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