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厂哈】 粉色让人心情愉快

陈文林晚上没拉床帘,早上的太阳又太猛烈,晒得他屁股疼,他只能睁开了眼睛,茫然的坐在床上看着队友睡得和死猪一样。

醒了以后就觉得心里突突的跳,不敢再睡,陈文林凉水洗脸,在空空的训练室里逛了一圈,安静的开了电脑打rank,早上排到的也许都是一些头昏眼花的熬夜户,陈文林连跪了三局,显得有些急躁起来了。他左右瞟了一眼,见了没人,偷偷嚼了颗槟榔。

并不健康的提精神方式,槟榔肯定比不上抽烟,但是基地里是绝对不可能让你抽烟,选手们要是要靠抽烟提神怕不是要被打死。陈文林想了想教练,又想了想阿布,最后想了想厂长,颇为害怕,他哪里敢放恣到那个地步,相比较那个,偶尔嚼个槟榔看上去就不是那么严重了。

陈文林算准了大家都在睡觉,颇为肆无忌惮,他带了耳机放音乐,盘着腿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

他操控着猪妹正悄悄的卡着视野偷着一条火龙,突然肩膀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陈文林吓得整个人一抖,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耳机都卡着他的脖子,一时间觉得有些窒息,抬头一看,明凯盯着他看,吓得忘了呼吸。

明凯回了基地,美妙的运动时间也加了回来,他穿了件颇为可爱的粉红色的T恤,在陈文林眼里看上去却有些吓人。

“嚼什么吶?赶紧吐了。”

陈文林像是被班主任抓住在课上偷吃辣条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吐了,低头不敢说话,这个时候气氛非常尴尬,耳机里的声音就透出来了,陈文林赶紧起来想关音乐,才发现自己被火龙打死了,队友疯狂发问号。

打扰了。陈文林想,苦中作乐,这个操作至少比打了峡谷先锋却没捡来说好多了。

“你先打完。”明凯说,拉过一边的椅子坐在了他的旁边。由于视角的缘故,陈文林看不见明凯在做什么,他只能盯着屏幕僵硬着打游戏,只要明凯盯着他,陈文林总是脑子清醒的很,那还需要提神?精神抖擞的带着队友推掉了敌方水晶,victory的声音停了,陈文林又想起明凯来,却也没敢回头。

脑袋上一重,一只手狠狠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小猪仔。”明凯说,声音微微带了笑意,于是陈文林也微微放松下来了。

明凯把他椅子一转,像老父亲一样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叹了口气,“鞋子穿好,背挺直了。”

明凯说骚话在行极了,可是面对着几个小新人们打着游戏,就忍不住说话像个老父亲,眼神也像一个老父亲,骚话也不怎么说了,这一点常常被吐槽,也不算什么新鲜事。

明凯看着乖乖的陈文林,又想了想昨天比赛时候这个小孩打的颇有自己继承人的风范,心里又泛起了喜悦的感觉来,左看看又看看就觉得这孩子哪里都挺好的。

于是明凯也不生气了,坐下来拉着陈文林因为紧张而扭在一起的双手,问他,“说说看,昨天说好了要克制吧。”

陈文林低头老老实实的说,“就。。有的时候压力有点大,心情有点。。。”他想了一下,“急躁。”

这个压力小孩昨天采访的时候也就很老实的说出来了,明凯想,他盯着陈文林看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办法,“我知道了!你学我,等一下啊。”

陈文林一脸懵逼的看着明凯消失在了训练室里,一会儿提了件粉蓝色的衣服来,陈文林企图拒绝“不了吧,我绝对不嚼了。”

“你信我,这个绝对有效。穿上以后,人都不容易生气了,整个人平静下来,怎么说,充满了佛性。”

陈文林细胳膊细腿,无法反抗,强行的被穿上了衣服。“年轻人就要有朝气一点,快,再打一局,我看着你。”

陈文林只得坐下来,第二局选了扎克,也许是因为身上的衣服的缘故,他选了平时绝对不会用的粉色扎克皮肤,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gay里gay气,但是这样的想法让他竟然觉得还有些小开心。

虽然教练有让明凯指点一下自己,但毕竟大家也都是要训练的人,很多时候都是几句话的事情,要么是陈文林盯着明凯打游戏,偶尔明凯说个几个字,让他学的更快一点,像这样坐在自己旁边的机会是很少的,于是他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耳机只戴了一个耳朵,怕漏听了明凯的话。

胡显昭睡眼朦胧的走进训练室,抬头看了一眼粉嫩的二人组,一时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陈文林身上那件衣服是明凯的吗???

“打扰了。”胡显昭嘟囔了一句,转过身走出了训练室,觉得自己应该先去洗个脸。

End

弥丞封写于20180424

后记

采访有、可爱
慈爱的目光23333

评论 ( 6 )
热度 ( 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