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马con】暗恋

正文

 

暗恋对于韩金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已经习以为常。

 

怎么说,韩金总是和他的暗恋对象说不了几句话的。

 

长时间的接触会让韩金放下心防,他就像是一个刺猬慢慢的露出自己的肚皮,然后和那些人成为朋友。但是爱情这个东西并不一样,它总是来的太快,让人的心乱作一团,来不及理顺。于是骚话是不敢说的,更害怕被看出来,只能采取最好的办法,冷着脸对他,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假装自己不喜欢他。这总是很有用的。

 

韩金最近暗恋自己家的中单谢天宇。

 

韩金读三国志,捧着书发呆,他想起曾经还在读书的时候,暗恋过班里的一个长的很好看的学霸。有趣的是,那个并不是一个女孩子。

 

喜欢同性的惊恐遍布了韩金的心,他一边努力的读书想要从学习方面企图接近那个人,一边痛苦而又享受的疯狂打游戏,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长的很帅很帅的男孩子。

 

从头到尾韩金什么也没有说过,什么也没做过,对方死也不会知道韩金喜欢过他,但是无论如何,全校的男孩子都知道韩金游戏玩的贼6,没有人玩得过他。网吧里大家都羡慕的围着他,看着他刚着刚着就刚死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

 

韩金放下书,用余光去看嚎叫着的中单。谢天宇被敌方打野中单两人围殴于塔下,悲伤的交出了人头。谢天宇就像一个没骨头的蛇,摊躺在椅子上,嘴里咬着瓶盖下面的环。即使这样,韩金也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毕竟,一个人的审美标准总是很难发生什么特别大的变化的。

 

谢天宇长的那样的好看,骄傲的样子像一个小王子,他穿着价值两万的衣服来应聘几千块工资的工作,但是勤勤恳恳,大家都知道他有多努力的在打游戏,没见到他那一天比别人早睡觉了,可是他的天赋又是那样的高,操作总是秀的人头皮发麻。

 

韩金装模作样的又翻过了一页书,他又想,那个学霸,无论那个学科都难不倒他,就像是在学习上点满了天赋点,又长的那么帅,体育永远是那么好。

 

韩金总是嫉妒这样的人,可是又疯狂的喜欢。

 

这样的人和自己仿佛天生是互补的,总是撩动人的心弦。

 

已经三点了,可是该打排位的还在打排位。谢天宇打开训练营,抿着嘴补兵,难得的非常安静,连大家要点外卖都没引起他的注意。谢天宇想,比赛又他妈的输了,我在秀个几把啊。

 

不能再输了。谢天宇想,因而越发焦躁不安起来。每次水晶被爆,他的心空落落,不敢往旁边看,他怕看见自己家的ADC的平静的眼神中透露出失望。

 

即使一回头就能看见韩金,谢天宇却脖子都不敢动一下。韩金说是大家的队宠,谢天宇也喜欢逗他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己和韩金之间总有一种微妙的氛围。想不通是什么,但不敢去深究。

 

谢天宇听见韩金关电脑,椅子滑动的声音,于是偷偷的咽口水。可是那个人平静的路过他的身边,并没有分给他任何一个眼神。

 

于是心脏一下子落到胃部,沉甸甸的。

 

韩金关了房门,走去了厕所。他想要洗澡。表面上的冷清,总是换来夜里的纠结。

 

韩金不喜欢自wei 。

 

他感到羞耻,那是一种被生理冲动支配的感觉。

 

但有的时候很难忍住。

 

他做了。

 

生理上得到了满足。

 

可是心灵更为空洞。

 

于是排位更为凶残,训练赛更加认真。

 

他戴上耳机,声音却调到最低,在游戏等待的时间里玩围棋,这种需要运营的游戏,下一步想三步,这让他冷静和理智。

 

告白?

 

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告白。

 

因为下一步会是惊恐的拒绝。

 

再下一步是远离。

 

再下一步是战队出现隔阂。

 

赢比赛是最关键的事情。韩金想。

 

韩金非常冷静的下了一颗黑子。

 

不会成功的。

 

因为他的运气一向不好。

 

可是时间还在过。即使大家再喜欢那个像家一样的月湖山庄,他们终究还是离开了那个圆形的餐桌。新的基地很高科技的样子,但是有些冰冷。

 

房间于是也重新分配了,韩金和谢天宇一个房间。韩金的内心是拒绝的,说实话,他更倾向于小五的沉默,或者是小六的热闹,等等等等都行,但唯独谢天宇他觉得不行。

 

是想让他晚上都被感情骚扰吗?

 

日有所想,夜有所思。

 

韩金想,幸好自己不说梦话。

 

OMG里关系都很好,大家晚上乱睡,有的时候在楼上深夜唱歌,唱着唱着就睡了。谢天宇睡着了就不喜欢挪动位置,陈裕添只能躺到谢天宇的小雏菊床上。

 

韩金睡得异常的安稳,一觉睡到中午差点迟到被扣了工资。

 

有趣的是,再刺激的事情,变得多了也不会觉得新奇了,再之后,韩金能做到面对谢天宇的调戏面不改色。

 

输了比赛的日子最为窒息。两个人躺在床上,谁都不想说话。

 

韩金听见谢天宇的声音里带着鼻音,“什么时候关灯?”

 

于是韩金去关灯。

 

黑暗里,他似乎听见谢天宇的泪滑过脸颊落在被单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当韩金都以为谢天宇要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听见谢天宇说“司马,我不想再秀了。”

 

“嗯。”

 

韩金喉咙干渴,于是他咽了一口唾沫。

 

“不能再让你输了。”

 

韩金睁大了眼睛,可是黑暗里谁都没动,一片宁静。

 

“嗯。”

 

“睡了,兄弟。”

 

然后谢天宇从一边的桌上抽了两张纸巾。

 

韩金躺在床上,一直盯着天花板,他感到一股暖流渐渐地从心口一直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最后连脚尖都开始变暖。

 

他还是没有忍住笑容。

 

“我们一起赢。”韩金说。他知道谢天宇已经睡了。

 

后来他们开始赢,后来他们又开始输。

 

谢天宇被禁赛过。

 

韩金也被禁赛过。

 

但是韩金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所感受到的颤栗。

 

“去你妈的韩金。”谢天宇说,“你这个b要逃。”

 

谢天宇知道那个是对于韩金来说最好的决定。可是谢天宇天生就是和韩金反过来的,这么一年来,他的冲动的性格不会改变。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还是想要伤害韩金,他想看到韩金脸上会不会露出难过的神情来。

 

韩金蹲在地上整理行李,他的喉结抖动的很厉害。他的脚上还穿着有omg smlz的鞋子。

 

谢天宇看的想哭。但是他没有哭。

 

“我曾经想艹你。”韩金没有看谢天宇,他紧紧地盯着自己的一件灰衣服,“不过我现在要离开了。”

 

谢天宇冲过来揪住了韩金的衣领,韩金觉得自己要挨打了。

 

不亏,韩金想。

 

谢天宇的身形顿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搂住了韩金,韩金觉得自己的后背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了。

 

然后他们的身体分开了,韩金感到了那个人的温度逐渐消失,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冰凉了。

 

“走吧,去吃散伙饭了。”谢天宇背对着韩金,他的声音就像是哪天夜里一样,带着重重的鼻音。

 

韩金于是又微笑了。

去赢吧。谢天宇。去赢吧。

你一个人伸出腿,然后大大的往前走吧,谢天宇。去赢吧。

而我也会一个人向前。

评论 ( 1 )
热度 ( 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