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豆鬼】 磨骨

肖佳喜欢胡老师私底下的样子,又暗暗地希望别的兄弟们别瞧了去了。胡雪松私底下真的不像是一个rapper ,肖佳是有看过他怎样一点点卸妆的。

 

那两个美瞳是难弄的,尽管胡雪松早就习惯了戴上又拿下它们,但是偶尔拿的时候还是容易弄得眼睛红通通的冒着泪光。就像是那红色的美瞳彻底化作了他眼睛的一部分,眼白变成浅粉色,瞳孔却黑的彻底。

 

然后胡老师认认真真的卸着妆,露出并不显得特别刚硬的五官。他很瘦,整个人站在那里卸妆都带着棱角,然后他开始搓手指,把黑指甲油去的干干净净。他略长的头发规规矩矩的绑在脑后,低下的脖颈显出流畅的弧线。这可能是胡老师唯一显得柔和的身体线条了。

 

肖佳就坐在一边看老师卸妆,他不太在意这个,也不急着换衣服。直到胡老师把金丝眼镜戴了,把微微红着的眼睛藏在镜框后了,转过头睨着他了,伸出好看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戳他了——那可真的是痛的,肖佳这才似乎是安了心了,又像是提起了心了,捏住那指尖亲了,又摇晃着自个儿去了。

 

胡雪松总是觉得很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因为那人在指尖的亲吻而烫了耳尖。他缩回手,喃喃道真是搞不懂他,却心底还是想笑的。

 

两个人都穿回了常服,带了黑口罩,似乎骨子里隐约还没散去刚刚演出时候的那股劲儿,走路都觉得还是带了点风的。

 

两人走得近,天突然凉了,衣服却还是没反应过来,显得单薄。有的时候不经意间碰到了彼此的胳膊,也显得有几分童趣来,都带着笑呢。

 

胡老师负责的很,明儿总还是要赶着回去教书的。他穿了白衬衫,扣子都好好扣了,发胶没了,几根微长的头发丝被空气吹起来,露出了好看的额头,俨然已经恢复了教书人的优雅的书卷气。他的腰窄,摸上去会被骨头磕着手,但是肖佳也被磕的心甘情愿。

 

胡雪松一开始只是觉得头皮上偶尔觉得有几滴冰凉,随即又听到一声闷雷,刚刚来得及和肖佳对了一个眼神,就忽然透心凉了。大雨说下就下,没有给人一点点的反应时间。他们惊的跳起来,大声咒骂着,仓皇的左右看着,想着逃到哪里去了。

 

两个人缩在屋檐下,被突然下起的雨吹散了傲气,乖乖的想着离酒店还有多少。肖佳听着雨声,侧过脸去看胡雪松,那个男人发梢都滴着水,眼睫毛上都滴着水,他也不去擦,愣愣的盯着路面。于是两个人又都沉默下来了,一瞬间又觉得出世了,路上行人的匆匆不过是过眼云烟。

 

可最终还是在雨中跑了,雨水打湿了胡老师的眼镜片,弄得老师眼前有些模糊,可是两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了。这让他们想起来以前一起合作歌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也是这样冒着大雨跑过大街。路人都以为他们是疯子,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样的大雨,这样的奔跑,带来一些自由的味道。肖佳看着胡老师觉得有趣,又觉得可爱,就侧头去亲胡雪松的脸,胡雪松的脸冰凉凉的,肖佳的嘴唇却滚滚烫的。

 

肖佳比胡雪松胖——经过了肖佳强烈的抵抗,胡老师违心的使用了“壮”的词汇,摸上去的手感也舒服。肖佳穿不上胡雪松的衣服,但只要两个人都没了衣裳——谁都不想身上穿着被雨水彻底浸湿以后,黏在身上的衣服,滚在一起了,也就分不清谁能穿上什么型号的衣服了。

 

肖佳觉得他侵入了胡雪松,胡雪松自个儿也乐的,觉得自己困住了肖佳。他把自己的猎物紧紧地勒住,缠住,用自己坚硬的大腿骨磕痛了对方的手臂。胡雪松暗自琢磨了,这种感觉有点像是人类想哭的那一瞬间,就是感觉鼻子酸了,眼眶泛着泪了,胸腔里涌动着什么了,又是舒畅到想叹息又像是紧张到心脏要爆炸掉。

 

一切都又平静了,胡雪松觉得困了,他仰面躺在在那里,等着身体的热度一点点的散去,也有可能只是单纯懒得不想动。他就像是这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一样的自在,大大咧咧的摊着自己,嘴里叼了一根烟。他觉得心也安静了下来,汗都收了。他自个儿觉得有趣了,吐出一个烟圈来,看着烟圈像是一个美味的甜甜圈,轻柔的往天花板上飘过去了。

 

肖佳坐在一边看他,他夺过胡雪松手里的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直直的吐了出来,没有什么花样,他重新把烟递给胡雪松,胡雪松就把烟叼在嘴里,即使烟嘴已经潮湿变软了,烟灰也已经攒了长长的一段了。

 

这个时候谁都觉得最惬意不过如此了。但是实际上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就会需要磨合。如果两个人处于异地,一个忙的要死,我们都知道小孩子们总是又是天使又是恶魔的,一个为创作而愁苦的熬了很久的夜,那么争吵总是容易产生。

 

胡雪松板着脸回去了。可是他临走前用手指戳肖佳胸膛而导致的痛却一直没有散去。

 

磨合这个词总是很好的,它把磨放在了前面。

 

肖佳溜了,溜去找胡老师了。他仗着自己还长得算是纯良的外表成功的混进了临近放学的小学,最后一节应该是班会课,他假装没有看见路过的别的老师奇怪的眼神,透过门上的窗户小心翼翼的偷看着胡老师。胡老师靠坐在那儿看小朋友在在讲台上不知道说着什么,他干干净净,穿着白衬衫牛仔裤,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颗。他手里转着一只最简单的黑色水笔,一边低着头往本子上记着。他笑的非常的温暖。

 

胡雪松真的很喜欢小孩子。肖佳想,他也微微的笑了。

 

然后胡雪松抬了头,看到了鬼鬼祟祟躲在哪里的肖佳。那一瞬间,胡老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空白。像是过于惊讶了,又像是好气又好笑。

 

但他还是露出了笑容,轻微的对着肖佳挥了挥手。

 

小傻逼,等我下课。

 

                             弥丞封写于20170927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