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弥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军旅文】题目 蛇和农夫 【一】

参谋长x警务兵   故事有正式案例参考 最近在军训

正文

白仲第一次知道自己真的能做钟参谋长的警务兵的时候,高兴的整个眉眼里都透出来深深地喜悦,可他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发虚的。

因为钟参谋长不会喜欢自己这个长相的人,白仲知道的不能再清楚了。

钟易曾经怼过别的长官说他们只会挑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又笑反正这些花瓶也只用帮忙领箱子炒点菜种种花什么的。警务兵只能钟易只能有一个,这个人得跟着他一块儿出任务,他就喜欢有实力又纯朴的孩子,不需要自己还得费心思去反过来保护他。

像白仲这种一身白肉,高挑的紧,出生在大城市,长的又好看还惹人喜欢的样子,在别的人哪里是抢手的白馍馍,可换了钟易,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钟参谋长最讨厌见到的警务兵类型。

果然钟易参谋长抿住了嘴,绷直了脸部的曲线,神色绝对算不上是愉悦。他的肤色因为常年在外而晒成了好看的小麦色,拿着白仲资料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好看极了。

他把白仲的资料翻过来翻过去,他送回去的警务兵多了,这次上头也干脆不和他提前说了,直接把人和资料一块儿送了过来。人都站在这儿了,说话也不能太凶了,现在小年轻有时候看着还算硬气,被骂了两句,却轻易的哭可不像个爷们儿了。

钟易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孩子是好的,好大学的孩子,这种大学生在军队里还是难得的,可是说他心里还念着以前的那个警务兵也好,说他严格要求以后要和自己出生去死的伙伴也罢,这孩子还是不能留的。

钟易再抬头看了看白仲,白仲站的直直的,脸上的神情还显出几分稚嫩来。小伙子长的好看,配着军装自然很帅气。像他这样的人,平时见到的最多的就是军装了,好看的难看的男男女女,但是很难得的,白仲依旧能给他带来印象,像是一阵清爽的微风一样。

这孩子还小呢,钟易忍不住想,说到底还不过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孩子罢了。自己和一个小孩子能怎么讲呢?

“你挺好的。。。小伙子很帅。”钟易说,“但是我觉得你不适合做我的警务兵。真的,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工作轻松一点的长官。”

白仲站的笔笔直,“我可以的,长官!”

“我是要去边境做任务的,很危险,随时会牺牲。你犯不着。”钟易还是想要拒绝,他瞧了瞧白仲脸上坚定的神色,眼中还是显出了一丝的疲倦。说到底,他还是得要一个警务兵的。

“你走吧。”

白仲憋了一会儿,他想说点什么证明决心,又觉得委屈的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敬了礼,走了出去。

但是他还是没有被成功退走。

因为长官必须有警务兵,而白仲没有任何理由被劝退。所以当钟易被指派任务前往中y边境的时候,白仲还是跟着去了的。

我方怀疑某小山上有深入我国领土的敌人特工的中心集中点,山上环境很简陋,而侦察兵已经花了两个月探索出每天早上五点会有一到三个人清晨从山上下来到山腰处的一眼小泉中打水。今天钟易和他的士兵的任务就是埋伏并成功抓获俘虏。

白仲本来应该和钟易呆在后方志愿前方士兵的,但是他坚持想要去潜伏,想要让钟易看看自己并不是一个花瓶。

钟易严厉的拒绝了,他生气的拍桌子,“你他娘的第一次出任务就想要直接参加前线活动了?你自己的任务呢?呆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安全你他妈的不知道吗?!”

白仲也不反驳,他笔直的站着,“我想要和您证明我有资格当您的警务兵!我觉得您现在就想要劝走我,让我去帮别人拿包,就是大材小用!”

钟易被气笑了,白仲的话似乎刺中了钟易的某一个,白仲不知道的回忆,也刺痛了他的心,钟易说:“你以为你自己在整个中国的士兵里算是个大才人?”

他转身就想走,走到了门口,却又转过身,冷淡的盯着白仲看,他把人从头打量到尾,犹豫着像是在说服他自己一样,“你去吧。如果这次出了点错,你就自己离开吧。”

白仲和士兵们趴在泥土里,天很闷热,泥土潮湿而带着一些难闻味道。但是五个人趴在夜色中,等待着八个小时后应该出现的那几个人。

白仲的眼睛盯着泉水一动不动,现在是深夜,他手里紧紧捏着通讯机,用这个他可以联系到他的长官,钟易。他知道钟易让自己来的原因。这里空气潮湿,到处都是蛇。白仲最怕蛇,这是大家都拿来当做笑谈的事儿。士兵哪能真怕什么玩意儿,就算怕也得憋着,不像白仲那样清清楚楚的说出来过。

白仲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突然浑身一僵,不动都不敢动了。

钟易坐在那儿盯着时间看,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终于还是忍不住按了通讯机。

那小孩太干净了。

钟易最终还是没狠下心让他回去,他想着这孩子本质还是好的,自己带着他做点不太危险的任务,多磨练磨练也是好的。

他就盯着帐篷上一块小小的污点,问小孩:“报告一下情况。”

小孩声音都抖着,也有可能是因为有电流的滋滋声的干扰,“报告,敌人没有出现。但是有一天约两米长的蛇出现了。”

钟易不自觉的挺直了背,问白仲,“那蛇在哪儿啊。”

这下小孩的声音里确实带了一丝微弱的紧张了,“它就在我的脸前。”

钟易挪动着脚,沉声道:“稳着点。以后每过半小时就汇报一次。如果它走了,立即汇报。现在你能看清是什么蛇吗。”

“太黑了,看不见啊。”总觉得是带着委屈的。

“红外线。”钟易吩咐道,“来。”

于是那边就有了一点点的淅沥桫椤的声音,很小。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小孩几乎听不见的抽气声。

“报告,看不见是什么类型的。只是它两只眼睛发着光像大灯泡一样,我总觉得它在盯着我看。”

这小孩怕蛇,钟易是知道的,他刚刚确实是生气了,让白仲去原因多着呢,也不是光光想让他知难而退。到了现在钟易反而不忍心了。

钟易是睡不着了。

他一次次听着小孩的报告,那条蛇像是要守护领地一样,一动不动的在水边,据小孩说,它还是觉得蛇一直盯着他看。

白仲和钟易是都睡不着了。

到了最后两个人都格外疲倦了。到了凌晨四点,钟易开始担心了。那些人很可能五点就下来。这蛇不知道是不是剧毒,它的存在很可能会影响到任务,到时候是打,还是不打?会不会惊扰敌人?

一切都是危机。

小孩一晚上没有休息过,又是面对着自己最害怕的东西,怕是已经也到了极限了吧,钟易看了看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参谋长!”

他回过神,正好听见白仲有些警觉的声音。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