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丞封

就是一个普通人

© 誉丞封
Powered by LOFTER

【利格】暗中座爱【最终话】

【利格】暗中座爱【最终话】

利利乌姆x格罗苏拉

好久没写东西,好害怕文笔退步。。。

 

正文

 

格罗苏拉在心中想过很多次,想象着再次和利利乌姆重逢会是怎样的场景,事实上,他已经在心中勾画出了一套完整的计划。在这些年里面,他把自己很大一部分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说服弗洛旺国的回归上。

 

但是利利乌姆一直拒绝见他。

 

在这场半是强迫半是自愿的不正当交易之中,利利乌姆一直都是处于主动出击的一方,就像是一条兴奋起来的毒舌一般,盯上了自己想要的猎物,就绝对不会放手。

 

蛇有着冰凉的身体,看似非常柔软的身体在圈住猎物以后,谁都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的力气,短短几秒就能让猎物窒息而亡。它迷惑你,注入毒素想要让你臣服,在你满目的昏眩后,它留下了渴望更多的欲望。直至死亡前的那一刻,你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格罗苏拉在利利乌姆家的那张大床上——也许也在沙发上,浴室里,他想过很多次,如果有一天利利乌姆停止了这种谁都没有以正常来命名的行为时,他会怎么样。格罗苏拉以为自己不在乎,但是当他自己首先放手了以后,他却开始觉得空虚。

 

阴雨天也许并不是一个能让很多人开心起来的天气,但是格罗苏拉却觉得有一些舒爽,那是一场大暴雨,脆弱的伞什么都无法遮挡,于是格罗苏拉干脆什么也没用,就这么走在雨里,心中那些因为弗洛旺国再一次的拒绝而带来的不愉快似乎都被洗刷干净了。没错,他想,就像是那天当利利乌姆第一次来到我家的时候。。。。

 

但是天气还是过于寒冷了,格罗苏拉走进一家咖啡馆,要了一杯热可可。他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景和雨丝流下玻璃的样子。天太凉了,他将手指按在冰凉的玻璃上,带来几乎算得上是刺痛的感觉。

 

然后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小巷里,静静地站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知道站了多久。他不算高,穿了一身黑更似和黑夜融为一体,更有趣的是,那个人拥有性感的褐色的皮肤,和墨绿色的头发。他很奇怪,没有撑伞,也没有任何防雨的措施。雨水从他的发丝不断地滑落,从他的脸颊上滑落。真奇怪,格罗苏拉从没见过那人哭过,在这一刻他却下意识的怀疑那个人在雨中哭泣。

 

格罗苏拉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他几乎开始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即使是咖啡馆里暖气也无法改变他现在浑身紧张的冰凉的感觉。他不再像个中年人一般的稳重,差点打翻了杯子。

 

格罗苏拉再抬头的时候,那个人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竖起靠近嘴唇。真奇怪,格罗苏拉想,他几乎听见了一声“嘘”的声音,

 

他无暇去考虑为何那个人突然的出现在这个他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格罗苏拉只是站起身来,缓慢的,就像是捕捉蝴蝶的孩子悄悄的接近花朵一般,捏着那杯巧克力,走出了咖啡馆。

 

哗——————————

 

雨声充斥着格罗苏拉的大脑,他穿过街道,来到了利利乌姆的身边。

 

两人相对无言。但是利利乌姆的脸上依旧挂着熟悉的,优雅却慵懒的笑容,就好像现在两个人所处的地方是一次晚宴,而不是黑暗的小巷子一样。

 

“喝吗?”格罗苏拉问,这句话没过大脑,他完全不知道为何几年来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般没有营养的语句。

 

利利乌姆并不显得奇怪,他接过格罗苏拉手中的纸杯,纸杯透出浓浓的暖意。温暖了他几乎冻僵的手。利利乌姆也不解释,他只是笑了。将背在身后的左手拿出来,却是一支,也只有一支黄百合。

 

刹那间,那些他愿意回忆的,不愿意回忆的往事都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比什么都清晰的,是那天早上,当利利乌姆第一次留宿他家时带来的黄百合,替他做早饭时割伤的手指,给他擦肿了的眼睛的热毛巾,吃止疼药时候递来的一杯清水。

 

还有那天他走出家之前,细心地将那些百合花放在好看的花瓶里。当春风吹过的时候,闻到的那样美妙的香味。

 

几乎可以命名为【爱恋】的味道。

 

格罗苏拉回过神,他接过了利利乌姆手中的那一支百合。

 

“利利乌姆家的利利乌姆不能见你。但是利利乌姆想要见你。即使你那样的,”利利乌姆似乎在思考一个合适的措辞。“绝情。”

 

即使真真的为了国家,那天格罗苏拉的所作所为对于利利乌姆而言也绝对算不上是能够回报利利乌姆的信任的行为。格罗苏拉哑口无言,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做不出任何的解释。他欠这个男人一份信任,而信任,却又是利利乌姆能给出的,最好的东西,最珍贵的东西。

 

格罗苏拉心痛吗?他痛的。

 

但是他却不后悔。

 

“对不起。”格罗苏拉说。他拉住了利利乌姆的手,对方小指上的戒指卡的他手疼,但他甘之若饴。

 

利利乌姆深深地看进格罗苏拉的眼睛。对方也这般温顺的看着他。他的白色长发似乎更长了一些,此时被雨水冲刷的有些狼狈。但是那双眼睛,那双装着国家的眼睛,还是倒映着自己的样子,小小的,但却真实。

 

“我这次冒险越过边境,身无分文,只在怀中藏了一支黄百合,却无落脚之处。可怜的我,难道今天要沦落于街头了吗?”

 

格罗苏拉这才微微的笑了一下,整个脸都显得生动了起来。“要不要来我家里?我给你一条毛巾好擦擦雨水。”

 

于是利利乌姆也笑了。

 

谁都不知道利利乌姆来了,这个城市的大雨洗刷干净了利利乌姆来过的痕迹。

 

弗洛旺依旧不愿回归国家,但是格罗苏拉并不灰心。

 

即使再努力十年二十年,直到自己已经垂垂老矣,也希望看到弗洛旺回归,格罗苏拉想,自己辜负了利利乌姆家的利利乌姆,不能再辜负利利乌姆这个人了。

 

百年以后,也许是当施万王子已经成为了国王,人们依旧会记得格罗苏拉。他的名字,他的照片将会挂在ACCA总部走廊的头头上。他的主要功绩里有一条。

 

建立和平互助条约,使弗洛旺国重新回归于国,成为十三个区之中的一个。

 

 

 

                                                           ——END

 

                               弥丞封写于2017.06.12




后记


谢谢大家等我到周一,除了外因是我不小心生了个病,在床上挺尸从周六到周日以至于我醒过来的时候突然想起我答应你们周六发的结局直到现在才发。


还有一个内因是因为我写了500字以后,我看了看,觉得自己写的很烂,怕你们看的很不开心,也许是我的文笔退步了,也许是我的文笔从来没有好过。。。。我总是希望自己的文笔是有特殊性的,又能够给我们喜欢的cp来一些粮。。。


总之,利格真真是我很喜欢的cp。在我深入研究他们以后我越发觉得很泪目。也许我的文笔还不能完美的表达,但我也十分开心能写出这么一个故事来。


谢谢大家。


评论 ( 14 )
热度 ( 82 )
TOP